首页 > 最新试读 > 程久时贺秋澜(程久时贺秋澜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久时贺秋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程久时贺秋澜)

程久时贺秋澜(程久时贺秋澜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久时贺秋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程久时贺秋澜)

热度:8℃更新时间:2024-03-02 18:43:18
程久时贺秋澜全文阅读

程久时贺秋澜全文阅读

程久时贺秋澜写的《程久时贺秋澜》,小说剧情精彩丰富。本书精彩章节片段:“哎,太难了。”程久时叹息一声,草草扒拉两口饭菜,将食物悉数放进碗筷柜中,洗个脸就早早躺下休息了。军区。贺秋澜饿着肚子回去。他想到程久时的忌惮眼神,还有对他的防备之心,心口堵着一口恶气,上上不去,下下不来,直到陆云廷喊住他。“怎么?吃了一肚子气?”陆云廷好笑道。哪一次不是这样?空着肚子回大院,再带着一肚子气返回。“哼,你说我贺秋澜是那种小心眼的男人?已经穷到要算计一个女人钱的份上?”贺秋澜气鼓鼓道。

作者:程久时 状态:已完结

主角:程久时贺秋澜

在陆云廷和贺秋澜交谈细节,商量好怎么行动之后,两人达成一致意见,然后又去弄了点吃的,见时间不早,正准备回宿舍。
这时钱德旺冲进来,大声道:“陆队,明朗,不好了,家属院着火了——”
着火?
贺秋澜脑海里瞬间飘出程久时被困火场的凄惨画面,二话不说,他身影如闪电一般冲刺,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大厅里。
“……”陆云廷。
夜晚无事。
程久时早早躺下,挨着枕头生闷气的间隙,枕头一挨就沉沉睡去,在她睡得昏天暗地时,突然有人泼她一脸水……
“谁无聊泼我——”
程久时猛地睁开眼,才准备骂人时,就见自已置身火海中。
麻耶。
她身影一挺,胖乎乎的身子被腰杆子一撑,矫健地起身,麻溜儿地直冲角落里的一个酱罐子。
所有身家全在里头。
“三八,能把我的钱存入系统吗?”程久时惶急道。
“很抱歉,系统没有存储外界物品的功能,除非……”
程久时没功夫听它闲扯。
她抱起烫手的罐子,双臂紧紧搂着,一路朝外面奔去。
火如海浪,吞没一切。
程久时尝试好几次,一直没有成功,始终盘旋在门廊前,门板被烧着,大火弥漫开了,一步步朝房梁逼近。
她听见外头孙梅的呼声:“叶子,叶子,快起来啊,着火了——”
水泼在门板上,木头窗户上,可火势越来越大,才一会儿火舌燎燃,硬是阻断程久时所有逃生路线。
怎么办,怎么办呐?
程久时急得团团转。
她急吼吼奔到木柜里,抽出一条毛毯,放入水缸中沁湿,反手就披在身上,试图闯过火海。
嘶~~~
火舌吞没她的黑发,烫伤她的手臂。
钻心刺骨的痛楚令她寸步难行。
程久时四处搜寻目标,终于发现还没烧着的榔头,二话不说用打湿的毛毯一把包裹住木棍一头,举起就朝门板上砸。
一下又一下。
一次前进一点点。
火势太旺。
她十分吃力,又担心烟火呛入肺腑,会让腹中的宝宝缺氧,一方勉力下,也才前进了半米而已。
眼看着火越烧越旺,逃生的希望愈发渺小。
程久时不由悲从中来。
“程久时,你还活着吗?”
一道刺耳的嘶吼从外面传来,接着就见火烧得很旺的门板,被一道身影冲撞开了,接着就见有人冲进屋中,大声喊:“程久时,程久时,你在哪里?”
程久时听到熟悉的喊声,眼泪顺着眼角流淌。
她一手抱着酱缸,一手掀开毛毯,冲着火光中的男人怯生生道:“明朗,我在这里……”
“程久时——”
贺秋澜一下冲到她身前,一把蹲下身来,不等程久时反应,双手一捞,直接将两百斤的女人丢在他的背上。
他双臂强而有力地抓住女人双腿,背着她朝火海外冲去。
“别怕,我来了。”
贺秋澜一边安抚程久时,一边背着她逃生。
一道门框。
生与死的距离。
田叶搂住他的脖子,眼眶里的泪,摇摇欲坠。
在这种为难的时刻,他第一时间冲来救她,她心生一丝动摇,若他不愿再离婚,他们是否可以相安无事地过一辈子……
贺秋澜瞅准时机。
他见孙梅和王金枝在疯狂泼水,找到一个矮处,背着程久时猛地全力跨过火海,奔逃到外面的空场地上。
这时,他才感觉身上的女人有点沉。
他手一松,将她放地上。
“怎么样,你有没有受伤?”贺秋澜关切地问。
程久时身上还盖着湿漉漉的毛毯,怀里抱着个酱缸,一双眼睛满是泪水,像个无辜的仓鼠,眼巴巴瞅着他,听得他的问候,摇头道:“没烧到。”
她肚子里有宝宝。
无论怎样,就算是走到最后一步,也得保护好孩子。
虽然她中途而来,不过是个便宜妈妈,可早在接受现实后,她就接纳孩子是自已的事实,一心一意守护他们。
月光下,贺秋澜浑身焦黑,连板寸头发也烧了,脸颊更是乌黑,见程久时始终抱着酱缸不撒手,便问;“这里是什么?很重要?”
程久时点头。
她默默道:“是我挣的钱,不能丢。”
哐。
贺秋澜心中生出的一丝动摇,在这一刻濒临瓦解。
他一下感觉好笑。
之前是猪油蒙了心,怎么会觉得程久时变了,变好了,变不一样了,变得通透明媚善良……原来是他的自以为是。
程久时始终是天水村一名土生土长,没有见识,又蠢又丑的村妇。
无论何时何地,哪怕生死存亡,钱财始终是她心中唯一!
一丝淡淡的失望,从心底升起。
贺秋澜眼底的柔软褪去,脸色黯淡无光,语调冰冷道:“程久时,你跟孙大姐一起去救火,我跟云廷会搭建帐篷营地,供你们暂住。”
说完,他不顾程久时的呼唤,义无反顾冲向火灾现场,疏通救人。
“哎,你——”
程久时又气又急。
她不懂贺秋澜到底怎么了,前一刻还温柔缱绻的,下一秒就变成冰疙瘩,一肚子感激的话硬是被塞回去。
过分。
“宿主,你要积极挣积分,38一旦升级,可以捡漏女主不要的空间容量。”38出言提醒道。
什么?
还有这种好事儿?
“真的假的?可以把我也藏进去吗?”程久时兴奋道。
“……”38.
做人不能太贪心呐。
次日。
大火被扑灭,满目疮痍。
房子被烧焦烧毁了不说,几乎所有住户的家产被焚烧殆尽,大院里不少人流着泪,抱在一起互相哭泣。
火起得太突然,又过分猛烈,不少人把家里的存款放在犄角旮旯里,为了逃命,哪里顾得上带上钱财。
只想着活下来就好。
可危机过去,生存的难题应运而生。
好在陆云廷一行人很快带着队伍搭建暂时栖息的帐篷,顾笙宁和周娟带领附近的居民,抬着一缸又一缸的稀饭前来支援。
程久时饿得肚子咕咕叫。
她把钱从酱缸取出来,塞到自已内裤上缝制的一个口袋,再拉下衣服,肚子便鼓鼓囊囊的。
不好看是真的,但总比抱着酱缸好。✘l
一旦有人问了,她咋解释呢。
多拉仇恨。
“程久时,你也吃一碗粥吧,盆里有榨菜,你自已去弄。”顾笙宁端着一碗稀饭走到她身边,顺道从腰间抽一条毛巾递给她。
程久时一张脸黑乎乎的,像包公。
可她从火起后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,便找个角落蜷缩躺了一会儿,也顾不得梳洗,一出来反而比孙梅一行人还狼狈。
“宁宁,不要给她吃,这个白眼狼,还欺负我表妹,我见她饿死渴死才开心呢。”周娟一把夺过碗筷,没好气道。
夏青已经将医院发生的事,一一告诉她了。
她后悔自已冒失。
可归根结底是程久时亲口答应离婚,硬是拖着不离,还在外头到处张扬,没见过比程久时更可恨的。
这时,陆云廷和贺秋澜等人刚扎好帐篷,走到几个女人前驻足停下。
“宿主,擦脸任务是(1/10),你才完成一次,可继续深耕,每次都能获得500积分呀。”38道。
程久时一听,顿时来劲了。
她亮闪闪的目光落在贺秋澜身上,唇角勾起一抹笑。
恰好,贺秋澜的视线游移,与她四目相对,被她眼底的如狼似虎吓得一个激灵,右脚下意识后退一步。

猜你喜欢

精彩推荐更多